首页 游戏资讯 化工资讯 时尚资讯 音乐资讯 农药资讯 故事会 范文论文 数码资讯 航空资讯 面试技巧 大数据 医药资讯 小说 新能源 美食资讯 医疗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会 >  正文
说说大天小娣那点事
http://qlidengyi.com.cn2020-11-16

  1.事起西山坡

  这天早上8点多,苗家屯的姚大天从西边跑了过来,一开始那两条粗壮的大腿倒腾得飞快,可没长劲,不一会就慢了下来,园润红膛大脸满是怒气,恨不得把西山坡的杨树林一口吞了。快进屯里的时候,又笑了,张着大嘴也不怕夹杂着鸡粪味道的小北风“嗖嗖”往里灌快跑起来,眼看就到苗小娣的家了,立马变得惊恐万状,“哐当”一声撞开铁皮大门,惊吓得满院子的鸡扎起膀子要飞,伸长脖子乱叫。

  小娣妈刚好泼完水也是吓得一哆嗦,连忙转身着急地问:“咋地了?看把你吓的?”

  大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出大事了,……哎呀妈呀!…….吓死我啦!”

  他说晴天白日,西山坡的坟地,真的出现了鬼改名字的事情,姚天财还帮助鬼把墓碑起出放倒,那鬼给他两张一百元的人民币,回到家就变成两张五十亿元的冥币了。我和小娣姐不相信,骑着电动车去看,结果小娣姐让鬼给抓住了,那鬼披头散发,好恐怖啊!  小娣妈吓傻了,“咣”的一声,水盆掉在地上,随即哇哇哭喊起来:“哎呀妈呀,菩萨啊!他爸呀,快来呀!不好了,天啊!…啊啊!…….”

  小娣妈的哭喊声,立即引来了小娣爸和左邻右舍,问完事由乱作一团,大天却大声喊道:“瞎吵吵啥呀!快把小娣姐救回来呀!”

  “对!找孩子要紧!”苗村长急忙说。

  于是大天,小娣爸和村长,三人骑着两辆摩托车,还有俩个壮小伙子骑着电动车,急三火四地朝西山坡坟地奔去。

  西山坡坟地离屯子不到2里的路,不一会就到了地方,只见离老坟群不远的下边有一座孤零的坟,坟前有一束漂亮鲜艳的白菊花,墓碑倒扣在地上,墓碑根部有许多散落白色的灰渣块。前后左右都看了,就是没有苗小娣。此时西北风突起,西山坡上边的松树林呜呜作响,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小娣爸猛然拽住大天的衣领子厉声问:“你再说一遍,小娣在哪让鬼抓走的?”

  姚大天一脸熊样,嘟嘟囔囔地说:“我….我吓蒙了,记不清了,找到小娣姐不就清楚了。”

  小娣爸放了大天,看那束白菊花心想,宝贝女儿一定是找这个上坟人来了,有汽车轱辘新印迹,或者是被上坟人带走了,咋回事呢?就朝村长借手机。

  村长说:“婶的喊声太突然太恐怖了,袜子就穿一只,带啥手机呀。”

  其他人也是这个情况。

  小娣爸思谋了一会,猛然走向前去,想将倒扣在地上的墓碑翻过来,弄个明白。

  村长急忙说拉住小娣爸的手说:“叔,别着急,在这最好别乱动,我知道这谁家的坟,你就放心吧,我负责把小娣找回来。”

  苗村长没吹牛,他还是村民在城里做水果生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侯斌的,这人30来岁,和父母妻子妹子,一家四口一起开个食品店,经营白条鸡,烧鸡,鸡脖,鸡腿,鸡肝,鸡心,鸡翅膀啥的。屋里卖熟的,外边卖生的。

  侯斌吹一口好唢呐,是打小跟爸爸学的,那时家里穷,爸爸经常带着他给办红白喜事的吹唢呐,目的是为儿子报考音乐学院,练练手,攒点学费。后来老爸病了,家里又着了一把火,越发困难了,就断了这想法,侯斌职高毕业后进了家大厂当上了工人,结婚没几天,工厂私有化,被迫买断工龄开了这个熟食店,侯斌喜欢唢呐啊,有时在市场还吹上几口,当然都是喜庆的调子,老苗爱男扮女装扭秧歌,唢呐一响,就浪嗖嗖地扭将过来,媳妇爱听爱看,摆摊的也乐呵,好多逛市场的人也停下脚看热闹,时间长了,这里的人就多,生意就好老苗和侯斌也就成了朋友。后来老苗回老家当上了村长。侯斌的生意越做越大。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陪着有了3个月身孕的媳妇去医院看医生的途中,就在他到超市买矿泉水的时候,一辆失控的中型货车砸过来,媳妇当场身亡。

  侯斌悲痛万分。他想得远,不想花万八千的把媳妇葬在密密麻麻的公墓里,他的父母还在,想在父母百年之后一起葬在乡村的土地上。老苗回村当了村长后,侯斌想要办的事情实现了,苗村长帮忙在西山坡买了这块墓地,墓主人的底细都一清如水还愁找不到小娣吗?

  之后,苗村长又对大家说“都回去吧,没鬼没神,非要问咋回事?我看只有好惹祸的小闷骚姚大天能说清楚。”

  2.水落石就出

  从西山坟地回来,姚大天要坐别人的车,小娣爸强行将大天拽到自己摩托车后坐上,然后面加大油门直接开到姚天财的家,找女儿心切,事情要水落石出。

  姚天财这鸟人,有媳妇跑了,有妈连病带气死了,有爹不理他,进城打工去了,一姐一妹还都出嫁了。他倒觉得无法无天,逍遥自在了。四间房的院套,里里外外乱七八糟,纱窗破了不修不换,年年都有蜘蛛看不过眼,挂几张网,帮着逮蚊蝇。有菜地不种,不是东家摘根黄瓜,就是西家整俩茄子。有钱了就有酒有肉,香嘴臭屁股。没钱了,嬉皮笑脸,花言巧语,一屁俩谎,弄几个钱再去赌。屯里都背后说他:啥天财啊,就是个油嘴滑舌添堵添烦添乱的鸡巴人!没人理他。今见小娣爸和大天一块光临,十分惊奇,忙问:“哎,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啥事啊?”

  小娣爸说没啥事,就想问问两张百元人民币咋变成两张五十亿元冥币的。”

  姚天财愣了一下,随即得意地说:“错!叔,真的错了,是两张五十亿元冥币换来一张百元大票!真的,看,就这张,嘎嘎新,晚来一步消费出去就看不着了,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眼看不就是清明节了吗,姚天财也要给妈妈上个坟,卖祭祀品的的大嫂听说就买两张冥币,那表情十五个人能学上半个月,最后说白送你两张。

  姚天财说我不要,是给我妈妈的,得心诚,扔下一角钱走了。其实买多了还真没用,县里乡里村里都有明文指示,上坟不许烧纸钱,违者罚款,尤其是西山坡,山上是松树林,坡下是杨树林,管得特别严,想到坟前烧纸,就得起得比鬼早。姚天财则不然,他将两张冥币卷成一只香烟状,夹在耳边,大白天,大模大样扛着铁锹走过检查站,来到妈妈坟前,将“香烟”打开,找块石头,两张,共计一百亿元的冥币压在妈妈的坟头,然后挖土填坟,一边填坟一边叨咕;妈呀,都走了谁也不管我!妈呀,保佑我打麻将赢大钱吧!妈呀,帮我找个小寡妇呗,最好没小孩,要带就带小女孩。就在这时,传来打击声,扭头望去,却见下边一座孤坟边有一高挑长发青衣女子用石头敲打墓碑,之后企图将墓碑扳倒。

  姚天财好生惊喜,拎着铁锹就连跑带颠奔将过去。到了跟前吓了一跳,原来是个有胡子的大男人,个子比他高出一头,小白脸,眉眼鼻子相当不错,到腰长发乌黑铮亮,风儿吹来飘飘洒洒,清香四溢。

  长发男说,太缺德了,墓碑也造假,还不到三年呢,仿汉白玉外皮脱落,里面是旧石碑隶书曰:慈父贾礼奎之墓。长发男气得要死,却责怪自己轻信忽悠宣传,对不起妻子,求大哥帮帮手,将它立即扳倒扣在地上,并拿出一百元钱以示感激之意。

  姚天财最需钱,但还是想了想才出手。姚天财心里这个乐啊,多大会儿的事啊,就挖那两锹,然后两人推呀摇啊摇啊推啊“咣当”一声就得了一百元,给村长家磊院墙,搬了一天的石头,腰都要累断了才给三十元钱。回到屯里,见到大天和小娣在一起,就学小沈阳的样子编了个笑话讲给他们听。

  说到这,姚天财笑着对小娣爸说:“叔,人家讲个笑话能让人笑半天,我讲个笑话这俩人急的,一个骑着电动车使劲骑,一个在后面跑步玩命追,这把我乐的。”

  小娣爸明白祸根就在这呢,就没好气地说,:“行了,别乐了!你上坟得了一百元钱揣兜里不就得了,你得得瑟瑟,胡编乱造,瞎咧咧啥呀!大天也讲了,差点把我老伴吓死!哎,大天啊!你过来。”

  哪还有大天的影。

  姚天财说:“你停下车他就跑了,这小子心眼比鬼还鬼,保准没拉好屎,去他家找去,好好收拾收拾他,别让你家小娣吃他的亏。”

  小娣爸,掉转车猛打油门,像一匹饿疯了要回家吃草的马,“嘎嘎”地朝大天家奔去。

  大天的家和姚天财的家正好相反,老少三辈五口住一起,六米半宽五间老式平房扩建成十二米宽带大阳台的二层小楼,地基又高高垫起,前后都是宽大的塑钢窗户,在屋里望去,那是相当的眼亮。家用电器应有尽有,绝对是没有最贵全是最好。大天就掉在这个蜜罐里,真真就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的独生子,的的确确是姚家的大天啊,不过这回大天也害怕了,看到小娣爸闯了进来,知道是逃不掉躲不了,只好主动坦白了。

  大天的家和小娣的家关系一直很好,大天打小就是小娣姐的跟屁虫。小娣姐抱过他背过他,擦鼻涕揩屁股,青梅竹马,待他像亲弟弟。后来大天自认是小娣姐的粉丝,现在就不同了,嘴巴冒须须了,是个小老爷们了,小娣姐得变成他的美眉小亲亲了,将来肯定得结婚生子过日子啊,都这关系了,怎能容忍听姚天财说完鬼笑话就要去见鬼呢,没想到小亲亲真不听他的,回家取出电动车就往西山坡跑,大天本想骑摩托车去追的,猛然想起忘加油了,只好不要命地跑步追去。想不到的是披头散发鬼是个高个男人,在杨树林边上和他的小亲亲站在一块,样子是那么的亲热,就醋意大发,怒火冲天,动手往家拽他的小亲亲。

  小亲亲不跟他走还拍了他一巴掌,说,别捣乱,我正和鬼说事情呢,看把你吓着!又推了他一把。接着又哄他,乖,快回家,你妈喊你吃饭呢。大天气蒙了,转身就往家跑,跑不动就走,走着走着就想我叫不回你,就叫你爸你妈把你整回来,于是就有了拿姚天财的笑话当本子,由大天自编自导自演那个开场戏。

  听大天说完,小娣爸惊得浑身起鸡皮疙瘩,酸得要掉牙,气得拍响桌子大喊道:“姚大天,你才多大啊,就想搞对象啊,我告诉你小娣就是你的大姐姐,你是他的小弟弟,以后再美不美啊粉丝丝啊小亲亲的叫我就打烂你的嘴。”

  大天怯怯的表情,连连答应,并老老实实回小娣爸的问话说:“不认识那长发鬼,头一次见他。”送走小娣爸回来却自言自语:“土老帽,连粉丝美眉都不知道还管我,不看在你是我的未来老丈人,丈母娘吓够呛的份上,我才不会装熊给你面子呢,小娣就是我的小亲亲,我爱她!谁也没资格管!”

  3.爱就大胆追

  下午两点不到,苗村长在自家,穿皮鞋系领带照镜子夹包包,就要进城找人的时候。小娣骑着电动车笑盈盈地回来了,她放好车,从车筐里拎出一个塑料袋进了屋。

  小娣妈立刻跑了过去,虽然已经知道早上的事是大天恶作剧,可还是摸这摸那好像宝贝女儿真的被鬼祸害了。

  小娣觉得奇怪问妈发生啥事了?

  小娣爸说:“没啥事,你就把那个长发男给我说清楚,你们是啥关系?啥时认识的?”

  小娣笑了,说:“爸,咋这么严肃呢,要不我也要把事情跟你们说清楚呢。”

  原来,早在小娣在城里第二中学读书时,和女同学侯哲十分要好,侯哲的哥哥就是苗村长的朋友侯斌,不过那时侯斌还是个短发。侯哲经常带小娣去她家玩,和侯哲的哥哥嫂子也就熟了,他们一家人对她也特别好。没想到高考落榜后回乡第二年,小娣和同村的女同胞们一大早在西山的松树林里采蘑菇,小娣的小花筐快要满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阵凄婉的安葬的鼓乐声,那是谁走了?採蘑菇的小姑娘小媳妇小老太太都好奇地走出松树林。

  在离老墓群不远偏东,一个新的坟堆前,站着一群人,最前面是一个瘦瘦的,高高的,长发齐肩的男人,他噙着泪花动情地吹着唢呐,那调调让人心酸。

  小娣认出这不是侯哲和他的哥哥侯斌吗,侯哲也认出苗小娣,两人走到一起搂在一起,一边说一边呜呜哭,小娣这时才知道侯哲嫂子两年前遭遇车祸,骨灰一直在殡仪馆寄存,今天才下土安葬。

  分手后小娣忍不住把侯哲哥嫂的事跟大伙都说了出来。大家除了同情侯斌,还问城里人咋在咱屯有坟地,小娣,是你家的亲戚吗?

  小娣连连摇头说不是,脸却腾地红了,想和侯家结亲的想法管涌似的冲了上来,从那以后,她就没事找事经常去城里拿找侯哲当幌子看侯斌,时不时的将家里的瓜果蔬菜带过去,说是无化肥无农药绝对绿色,请全家人尝尝鲜。要不三天两头就整出个难题,侯哲回答不出就说:“咱俩问问你哥吧。”

  侯哲明白她的意思,先是质疑,后来待她越来越好得没边。

  侯哲的哥哥却是不冷不热没啥反应。

  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就是今天早上,听姚天财说西山坟地出了个披头散发的鬼,给他真钱变冥币了。立刻就想到姚天财瞎白话,一定是侯斌给他亡妻上坟来了,于是就急匆匆地跑回家骑上电动车往西山坡奔。大天就在后面追。小娣心急也没看见,在西山坡底下的杨树林边上遇到了侯斌,侯斌把客货两用车停下来,告诉她,敬完花,正准备给媳妇吹几段她爱听的曲子,就发现墓碑有了裂纹,有剥落地地方,用石头轻轻一敲,就掉下一大片,当时的心情糟透了,姚天财帮他扳倒墓碑后就在坟前闷坐了一会儿,要不就遇不到小娣了。这时候两人的关系已经是热恋的情人了,大天气呼呼地走后,侯斌将小娣的电动车搬上客货两用车,一起去城里了。可热恋的事情没敢对爸妈说,就说长发男是个正直.勤快的好人能人,我们早就认识了,回来时他开车把我送到村口,他们家新开了个加工点,要宰杀,加工,销售一条龙,要买很多鸡,我是跟他谈生意的,你们不是愁鸡不好卖吗。过两天他就来咱家买鸡,你们得好好准备准备,价格保证比鸡贩子给的价高。侯哲还让我给二老带来这么多的鸡腿鸡脖呢。

  小娣说完这番话,小娣的爸妈的脸露笑容转忧为喜。可小娣妈趁小娣爸不在屋,还是对女儿说:“你说我对大天那么好,他咋还吓唬我呀?”接着就把早上大天吓她要死的事情说了出来。气得小娣牙根直痒痒:“好你个姚大天,越来越离谱了,看我咋收拾你!”

  大天真就惨了,快做晚饭的时候,被小娣堵在奶奶的屋子里,小娣放下一个塑料袋后,上去就将大天大腮帮子扯多长,小娣真的气急眼了:“你小子长本事了,会编鬼故事了,看把我妈吓得,整整哭了大半天,往后再讲迷信我扯烂你的嘴”,“嘎登”又狠狠地拧了一下。

  大天也不恼,捂着腮帮子说,我不是让你快点回来吗,不是没招了吗,没想到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替我向叔婶道歉啊!”接着又换了一副嘴脸,十分关切地说:“姐,你咋走得那么快呢,你和长发鬼,不,长发哥干啥去了,到底有啥事呀?”

  小娣说:“当然是急事了,我们家养了那么多鸡,再不卖出去,晚一天就多陪一天钱,你看他们家就是加工这个卖这个的。”说着解开塑料袋,指着两个鸡腿,一碗鸡脖说:“两个鸡腿给爷爷奶奶的,鸡脖是生的,让婶子整个红烧吧。”说完转身就走了。大天说三遍多呆一会在我家吃呗,也不停停脚。望着小娣姐的背影,大天觉得姐就是个美女,虽然头发不如长发哥黑亮长,可比网上露胳膊露腿露大咂的干浠露露强多了,直到看不见了,贪婪的眼神才落在两个鸡腿上。心想,小娣姐说给爷爷奶奶吃,爷爷奶奶肯定不吃让我吃,何必脱裤子放屁找麻烦呢,于是大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叨叨:“真好吃!小娣姐这是拐着弯爱我,她和长发鬼来往是为了多卖点小笨鸡,兔子尾巴长不了。”

  4大事没干成

  一晃小苗出齐,满山满地披绿。

  这一天,大天在奶奶的房间里,急三火四吃完中午饭,上二楼在自己的房间玩起了电脑游戏,直到天擦黑的时候,他爸妈通力合作,扯开大嗓门才把他喊出屋。

  大天气呼呼地说:“就是盖二十层楼,你俩还是土老帽,打个电话不就得了,至于喊破嗓子吗。”

  他爸气得大叫:“电话局是你开的,不花钱啊!快点,把花生扔下一袋子,我和你妈去城里,当礼物送人办事情。”

  那是没去皮的花生,用化肥袋子装的,从屋里搬出扔下后,看着爸妈将花生捆在摩托车上也不下来帮帮手。临走,妈妈嘱咐大天:今晚小学校有二人转演出,爷爷奶奶刚走,你要去看,电脑关了省电,别忘了吃饭,你走的时候一定锁上大门。”

  大天答应着,就在他抬头不经意朝前看一眼后,心跳一下加快了,远处有光亮,在走,好像往西山坡去了,哎,有了!决定终身大事的机会来了,于是回屋麻溜换了衣服,电脑也不关,晚饭也不吃,大门也不锁,舞舞扎扎朝学校跑去。

  在学校大门口被大黄牙拦住了,大黄牙年龄比大天大,身材比大天壮,早就娶妻生子了,可还像苍蝇见血似的老往小娣姐身上叮,大天恨死他了。

  大黄牙大大咧咧地问大天:“哎,看见姚天财没有?”

  大天没理他,挺身就走。

  大黄牙一把拽住大天胳膊说:“你小子耳朵塞鸡毛了,我问你姚天财在哪?”原来姚天财欠他三十元的赌债,说好今天还的,大黄牙等着用钱,可却找不到人,心里烦躁,有病乱投医。

  大天满脸怒气说:“拽我干啥呀?你耽误我终身大事了。”

  “啥大事啊你也得先回我的话呀?”

  大天还是要走,于是大牙大怒,大天不服,要不是人多及时拉开,定是一场头破血流的恶架。

  大天找到小娣姐后满腔怒气立马烟消云散,小娣看看大天说:“咋的啦?呼哧带喘的,你爷爷奶奶在前面坐着呢,你也去呗!”

  “不,我就和你站着看,我有新观察向你报告!”

  小娣姐笑了,说:“最近你吃了几个碟子几个碗啊?咋老蹦词呢?说,啥新观察?”

  大天脑袋偏过来,神秘兮兮地说:“姐,西山坟地发现鬼火,…..大火球子。”

  小娣也是小声说,但很严厉:“啥鬼火六火的,你咋又迷信呢?”

  “啥迷信啊,我不是关心你嘛,我亲眼看的,不信你到我家二楼看看去。我怀疑长发哥妻子的坟地出事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瞎说啥呀?我还看二人转呢。”

  大天趁家里无人,想把小娣姐勾引到他的房间,好好谈谈,商量商量,最好将他愤怒的小鸟提前飞入可爱小窝窝的计划破灭了,终身大事只能另找机会再干喽。不过也挺幸福,肩并肩地笑呵呵地陪着小娣姐看完二人转,还搂了一下小娣姐的腰,美中不足的是小娣姐一胳膊肘子将他搥开了。

  5.真的出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苗小娣起来就觉得心里有点啥事似的。这段时间,小娣和侯斌的感觉越来越好,早已把侯斌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了。想起大天昨晚说的那些话有些不安起来,匆匆吃完早饭就到院里,背着爸妈给大天打电话,想招呼大天陪她到坟地看看。

  大天心说,都是我编的的瞎话,能有啥事啊,去那干啥呀,转念一想和小娣姐在一起就是幸福,于是满口答应说:“好吧,我现在就去你家,坐我的摩托车去,咱快去快回。”

  到了西山坡,他俩惊呆了:侯斌为妻子立上了新的墓碑。可坟堆被人掘开一道沟,看样骨灰盒被人偷走了。

  大天倒吸一口气,忍不住说:“咋一编瞎话就出事情啊?这是哪个没屁眼人干的?啊,一定是坟地不合法,村委会派人掘开的。”

  小娣心乱如麻,越发不耐烦说:“行了行了,别说了,咱们回去吧。”

  回到屯里,小娣立刻找到了村长。

  苗村长说,我和侯斌是好朋友,村委会怎么能干那事呢。

  早上七点多点,侯斌在电话里听小娣说他媳妇的骨灰盒让人偷了,心好像被人撕开了,他感叹道:触目惊心的车祸,媳妇的头几乎被碾碎,肇事司车却逃跑了。买了个墓碑是个仿照的,新的墓碑立好了,骨灰盒又让人偷了。我没得罪人,没干缺德事。为啥呀?冷静下来的侯斌仔细分析一下后对小娣,说“现在我有了一大笔钱,正准备扩大店面呢,一定是为了钱而来的。我马上去坟地看看,然后把你接过来,我们一起报案吧,只好请警察帮忙了。”

  在派出所,警察对他俩说:“你们不用着急,作案人一定会和你联系的,要钱才是目的,无论是打电话,发帖子,一出现你们就通知我们,再很毒再狡猾的狐狸只要一出洞就好办了。

  6.网上大搜索

  太折磨人了,半小时过去了,五十六个半小时都过去了,那个丧尽天良的狐狸还没出洞。侯斌明显瘦了,嘴角起大泡。小娣也跟着着急上火,出了好多主意,提供好多线索和可能都被侯斌否定了。

  大天开动脑筋,也要帮助小娣找出偷骨灰盒的人。这天晚上,他在自己的屋子里,躺在奶奶刚刚为他换上印有鸳鸯戏水图案的床单上打手机:“姐,咱叫电脑帮帮忙吧,你到我家来吧,你家的网速比瘸牛还慢。”

  结果小娣真就来了。

  大天一本正经地坐在电脑前,很快就在搜索栏里打出一行字,刚要点击,“啪”大天后肩膀挨了一巴掌,大天一愣说:“打我干啥?”

  小娣姐很生气:“你看你打的啥?”

  大天认真地一字一顿地念道:“谁——动——了——长——发——哥——的——骨灰盒?”大天态度很好,知错就改,填上妻子两字。

  小娣姐更生气了,大声喊:“是前妻!”随即一把将大天拽了下去,夺了他的电脑操控权。

  小娣姐立刻打出“骨灰盒被盗案例”接着点击搜索。

  听话音长发哥是续老婆了,大天越发轻松愉快了,大脑袋马上凑过来,看完之后,说:“姐,你不光胆子大,还很智慧,跟你说就是拿冰冰姐跟我换我都不换。”

  小娣姐打出“骨灰盒被盗怎么办”之后说换啥呀?

  大天着急地说:“是不换,姐姐不换,媳妇更不换了。”

  小娣姐笑了,这是小弟你是真可笑的笑。大天却认为这是姐姐爱我的笑,于是高兴地将冰箱里小点心啊,冰激凌啊,苹果啊,大樱桃啊不断地让小娣吃。小娣心里发烦,说:“哪有功夫吃啊,你就不兴玩玩手机。”

  大天偏就不玩,看着大床单发痴发呆,期待着小娣姐快点找到最佳答案,好跟他欢欢喜喜上大床,高高兴兴脱衣裳。先爱爱来后领证,终身大事好起航。

  可小娣姐身子像钢铸铁打那样的一动不动,两只手像小鸡在地里找虫子不停地刨,大天只好又回到小娣姐身旁,还得保持一定距离。小娣姐是披着晚霞来的,现在是天上的星星亮晶晶的深夜十一点了,还没找到最佳答案。

  小娣的爸找上门来说:“上那里无边无际瞎找啥呀,肯定是跟前人作案啊,知情知底,城里人能大老远的跑来掘坟吗?”

  小娣觉得爸说的对,就停止了搜索。不过姐弟两大半夜的搜索阅读研究争论也大有启发,决定明天一早再去西山坟地勘察现场。

  7.可爱小松鼠

  第二天一大早,小娣和大天骑着摩托车到了侯斌亡妻的坟前,前后左右查看了半天也没整出啥名堂。

  小娣说到老坟那看看吧,大天就兴冲冲地在前边走,刚到地方大天突然妈呀一声惊叫,转身扑到小娣怀里,小娣也紧紧抱住大天。天啊!一座坟堆边上一团白色东西在漂浮跳动着。

  过了一会,小娣推开大天,捡起一块小石头扔了过去,原来是一只小松鼠在吃塑料袋里的面包渣,不知怎地被罩在里面,受到惊吓后,终于冲破塑料袋慌忙逃去。小娣感觉这塑料袋挺新,就走过去用一个小树枝拨弄着,小娣心说,这个小松鼠还真乖,没准还能帮忙找到偷骨灰盒的损贼呢,这塑料袋,只有咱们屯小卖店才有,那这人是谁呢?

  大天则幸福地想着着多亏小松鼠帮忙,让我尝到小娣姐的胸怀是那么温暖,香甜,真希望小松鼠再出现几次,于是就问小娣姐:“小松鼠咋吃面包呢?它还能来吗?”

  “当然能来。”

  “为啥呀?”大天兴趣大发。

  小娣指着松树林说:“你都笨死了,自己看。”原来清明节后的第二天,大黄牙和他妹子每人拎着两大塑料袋祭祀品来给他爹上坟,金砖金条金元宝冥币纸钱太多了,一冒烟防火员就赶来了,大黄牙坚持烧完了逃跑来得及,结果突如其来的风赶在防火员的前头,眼看着大火呜呜上窜蔓延,西山上半个松

[1]


耶鲁大学本科生 http://www.topsedu.com/
相关报道
说说大天小娣那点事
蓝妖湖
智慧帽
哈佛商学院流行励志小故事(二)
有个傻瓜曾经给过我最好的爱
一句话的鼓励
恐怖的戏院
传说之三月初三拜轩辕黄帝
恐怖的觊觎心
亲爱的,我们的爱情迷路了
 
 
 热门新闻
· 国宴外交趣事多
· 自信是成功的基础
· 造父学驾车
· 说说大天小娣那点事
· 一句话的鼓励
· 恐怖的戏院
· 宿舍的小偷
· 老师的四句忠告
· 勤快狗和懒惰猫
· 薛宝琴在《红楼梦》中的地位 薛宝琴诗作赏析
 推荐
· 聪明的遭遇
· 招鞋灵
· 雀儿妈妈和它的孩子
· 午夜校园
· 小鼹鼠造房子
· 宋弘巧对皇帝问
· 此副急相
· 神犬护法
· 曾经有一个那样的女人
· 恐怖的觊觎心
悦享J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