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资讯 化工资讯 时尚资讯 音乐资讯 农药资讯 故事会 范文论文 数码资讯 航空资讯 面试技巧 大数据 医药资讯 小说 新能源 美食资讯 医疗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会 >  正文
土葬
http://qlidengyi.com.cn2020-11-17

宋国杰和唐立志是大学同班同学,由于是学土木建筑的,而且成绩优异,所以刚毕业就成为了市城建局的公务员。

经过一年多的打拼,再加上两人家里有钱,舍得花银子疏通关系,因此相继被破格提拔成局里最年轻的科级干部。

虽然两人仕途平步青云,薪水旱涝保收,一生完全可以抱着肥得流油的铁饭碗生活,但还是感觉不是那么的满足。

因为眼看着身边一起毕业自主创业的同学,一个个都成了地产大亨、开发商大老板什么的,两人的心里就堵得慌。

为此,私下里经过很长时间的掂量谋划,一拍即合,决定利用各自手中的权利来疏通他们那已经极度堵塞的心里。

正所谓,干什么吃什么,各行都有各行的道

宋国杰和唐立志的机会终于在三个月后来了。

由于市里下半年的工作重点转入发展旅游度假行业,所以准备利用市区天然的植被和水域建一座环城的森林公园。

这样一来,整个市区就要进行全方位的规划,为此,宋国杰和唐立志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将市郊鸡冠山承包开发。

鸡冠山,是本地市郊最高的一座山脉,站在远处看,形状酷似一扇巨大的公鸡的鸡冠平地拔起,故而得名鸡冠山。

此山脉,平均海拔五百米,山脉石砬子里有几处温泉,冬暖夏凉,水质极佳。漫山遍野生长的金达莱花,盛开时火红一片。远望,山风吹拂,整座山脉宛如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火。

尤其是,从鸡冠山主峰的半山腰一直到山顶,有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和几个天然生成的山洞,以及还有当年俄日战争所残留下的炮塔、战壕等遗址,这些,都具有极高的观赏游玩价值。

所以,如果能承包开发下来整座鸡冠山,那么就可以经营一个旅游度假村,到时一把一把的人民币就会滚滚而来。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刚接到市里下达的施工任务,作为主管领导的宋国杰和唐立志就立刻四处奔走拉关系找门路。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分价钱一分货。

短短三天的时间,在国土资源局、税务局、工商局等等部门的大力配合下,两人将一切相关的手续一一办理齐全。

紧接着,凭借各自的父母在某大城市的几处房产作抵押,宋国杰和唐立志在银行轻松借贷了三千万元的无息贷款。

证件齐全且手里有钱,宋唐两人立即运用手中的权利施压,接连从几个施工单位抽调出大批人员和器械破土动工。

顿时间,整座鸡冠山,人来车往,马达隆隆。

由于害怕延误市里森林公园的施工工期,所以宋国杰和唐立志两人采用了一天二十四小时轮班作业不间断的施工。

几天来,鸡冠山上的施工一直都很顺利,可是随着数条盘山道路的开通,一个极其棘手的难题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因为,就在挖掘机和推土机施工作业到鸡冠山纵深处时,施工人员突然发现在一大片茂密的草丛中有十一座坟头。

从这十一座坟头上的荒草,以及暴露在外的棺材板的腐烂程度上就能明显判断出来,这里许多年没有人来祭奠了。

得到报告,宋国杰和唐立志立刻从山下施工棚驱车赶来,透过十一口腐烂棺材板的缝隙看到里面全是土葬的尸体。

只见,躺在十一口棺材中的尸体浑身的肌肉已经风化腐烂,一根根的白骨裂纹纵横,隐隐约约反射出蓝色的光芒。

并且,伴随着推土机和挖掘机的震动,十一口棺材中的骨架尸体,居然发出微微的蠕动,大有要站立起来的架势。

同时,那一处处骨节间发生的摩擦所产生的揪心刺耳的尖叫,仿佛像是骨架尸体们对身边的这些不速之客的愤怒。

场面,阴森恐怖,惊魂失魄,让人不寒而栗。

这也就是白天,阳气旺盛,阴气衰弱,勉强可以挺住,如果要是夜晚,阳气衰弱,阴气旺盛,恐要吓死几个人不可。

“妈呀,不好,我眼睛怎么斜了!”

“天啊,我的嘴怎么歪了……”

小心翼翼行走在十一座坟头中间的宋国杰和唐立志两人忽然感觉周围接连吹拂起一阵阵的阴柔之风,眼前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个骷髅骨架的鬼影,摇摇晃晃、呲牙咧嘴地扑向他们。

顿时,两人齐声尖叫,浑身瞬间如同遭受到针尖麦芒般的剧烈刺痛,不由得四肢抽搐,嘴歪眼斜,双双瘫倒在地。

看到两人的表情是鬼魂附上了身,十几个施工的人员马上跳下了推土机和挖掘机,一拥而上,将他们从十一座坟头中间拽了出来,好一顿按掐人中、捶打前胸,可两人还是没有好转。

这时有个五十多岁开推土机的老工人分开众人,来到他们的身边,二话没说,抡起巴掌,狠狠抽了两人一顿耳光。

打得这位老工人手都肿了,宋国杰和唐立志两人的七窍之中徐徐冒出一股股的阴风,盘旋飞舞钻入十一口棺材中。

稍稍,随着两人左右腮帮子相继漂浮出两座颜色鲜艳的“五指山”,抽搐停止,嘴眼复位,蜷缩在地面,急促喘息。

很快,在施工人员的解释下,两人知道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不由得双手揉搓着火辣辣的脸,爹一声妈一声地呻吟。

“喂?国杰,这真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给我们添乱啊!这些坟墓得想办法处理啊!”

“嗯!立志,命令大家休息,通知家里准备厚礼疏通关系,争取尽快把此事解决。”

面对这样的场面,宋国杰和唐立志不敢轻举妄动,立刻命令施工队停止施工作业,用推土机和挖掘机将现场围起。

随即,分别联系公安、民政等多个部门,最后知道了,那十一口棺材中的骨架尸体是一次山体滑坡死亡的护林工。

由于当年可以土葬,所以他们就埋葬在了这里。起先,家属还来祭奠他们,可随着单位的动迁他们变成了无主坟。

了解了全部情况,宋国杰和唐立志心里总算有了底,马上疏通了有关部门,决定天色一黑,就将这十一座坟迁走。

两人之所以要等到天黑才迁坟,是因为不想把声势弄得太大,虽然各个部门都花了银子,但最好还是不要惹麻烦。

下午,宋国杰和唐立志派人把老丈人请到山上。因为两人娶了一对孪生姐妹为妻,所以共同拥有一个岳父老泰山。

两人的这位老丈人今年七十多岁,身体十分硬朗,除了会些拳脚功夫外,还精通阴阳之术,是专业出白事的先生。

据当地人说,宋国杰和唐立志的这位老丈人体内天生有奇骨,狐仙黄仙附体,与阴曹地府的判官牛头马面有往来。

很快,来到山上的老丈人休息片刻后,先是在十一座坟头中间诵读一百零八遍往生咒,然后焚烧十一道拘魂神符。

紧接着,在怀中取出一面铜制的罗盘,校对好了方位,再结合六爻八卦、奇门遁甲,最终推算出迁坟的具体位置。

至于迁坟的具体位置就定在鸡冠山山脉的最末端,有个叫野鸡脖子的山坳里,距离此处大约有二个多小时的路程。

真别说,经过宋唐两人的老丈人这么一阵神乎其神的忙活,那十一座坟头周围一直紧张的气氛随之也缓解了不少。

午饭后,大家美美睡了一觉,然后宋国杰和唐立志挑选了二十个精明强干的施工人员开着推土机和挖掘机上了山。

为了封闭消息,堵住众人的嘴,宋唐两人决定,凡是今晚参加迁坟任务的施工人员,每人发放五千元的额外奖金。

根据两人老丈人的掐算,戌时刚到,宋唐两人就指挥着一辆推土机和一辆挖掘机,从东西两侧冲入了十一座坟头。

在照明灯的照耀下,当推土机和挖掘机刚刚铲破十一座坟头外围的土壤,猛然就见十一座坟头里迸发出鬼魅蓝火。

随即,推土机和挖掘机的油箱相继发生爆炸,燃起大火,驾驶室的两个施工人员同时被抛出十几米高,重重跌落。

“砰砰”两声巨响,不偏不斜,浑身血迹的两人正好摔入刚挖好的大土坑中,身体扭曲着被松软的沙土掩盖起来。

听到沙土中两人的惨叫,宋国杰和唐立志等人魂儿都吓飞了,纷纷抛下手中的工具,跳入土坑中拼命挖掘着两人。

三下五除二挖出两人,擦掉血迹,感觉一息尚存,正欲抬出土坑施救,忽闻十一座坟头中爆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

紧接着,十一个骷髅骨架鬼影漂浮而出,盘旋飞舞着跳入土坑之中,拳脚交加,与坑中的宋唐等人扭打在了一起。

别看这十一个骷髅骨架鬼影身体柔软如棉,似乎不堪一击,但拳脚非常的犀利,只打得宋唐等人毫无还手的机会。

眨眼,宋唐等人的衣裤就被一片片地撕碎,浑身裸露,青紫一片,一个个如同过街老鼠一般的在土坑中上跳下蹿。

“喂!都听好了,屏住呼吸,躺在那里别动!”

此刻,宋唐两人的老丈人,正蹲在十一座坟头不远处的草丛中准备迁坟的贡品,发现这边情况不妙,立刻跑过来。

看到土坑中的惨状,其大声疾呼,掐诀念咒,抛撒出腰间储物袋中的三斤三两朱砂,将十一个骷髅骨架鬼影击晕。

随即,身形晃动,跳入坑中,施展拳脚功夫,将十一个骷髅骨架鬼影打得惨叫不绝,抱头鼠窜,纷纷躲入坟头中。

打跑十一个骷髅骨架鬼影,宋唐两人的老丈人如释重负,从怀里取出辟邪丹,发给抱头屈膝僵硬在土坑中的众人。

吞下辟邪丹不一会儿的工夫,宋唐等人发现伤痛减弱不少,缓缓走出土坑,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无不心惊胆寒。

稍稍,在宋唐老丈人的指挥下,众人用树叶和枝条编织了简易的衣裙遮住身体,一个个如同野人一样清理完现场。

巨大的事故,逼迫宋国杰和唐立志不得不立刻终止迁坟任务,马上联系来120,将两个摔伤的施工人员送往医院。

伤了两人,报废了一辆推土机和一辆挖掘机,宋国杰和唐立志不敢再继续迁坟任务,带着众人来到山下施工棚内。

不多时,医院那边来了电话,说是两个施工人员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由于身体多处骨折,必须要在ICO观察治疗。

此次事故,最终损失了造价三十万元的一辆推土机和一辆挖掘机,没有造成施工人员的死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安顿好众人,宋桂杰和唐立志憋气又窝火,心情沉重地来到施工餐厅,从冰箱里取出香肠、辣菜、二窝头吃喝起来。

所谓,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本想是喝些酒,借着酒精的麻醉,冲淡刚刚发生的一切,但是任凭两人如何的胡吃海喝,心情反而越发的沉重。

就在此时,施工餐厅外传来脚步声,随即,虚掩的餐厅门被徐徐推开,一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老者走了进来。

“嗯?谁呀?想干什么?”

“喂?老爷子,喝点不?”

突然看见有人进来,宋国杰和唐立志无不惊慌失措,因为他们害怕是那两个受伤施工人员的家属连夜前来闹事。

为此,两人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站起身,拿着香肠、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来到老者的身边,醉意很浓地问道。

“呵呵,老朽不会喝酒,谢谢两位领导的美意!”

闻到宋唐两人身上的酒香,那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老者居然一阵频频上呕,后退几步,避开两人,接着道:“两位领导,不要问我的谁,我是谁无关紧要!老朽这次来,是想求你们别瞎折腾了,你们这是在破坏大自然。这山里的花花草草,飞鸟走兽需要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你们这样的瞎折腾,会让它们失去家园。打破了生态平衡,大家日子都不好过。至于那几座坟也就别迁了,因为逝者已经都入土为安了,就地深葬吧,好不好?”

“呵呵,原来是为了这事啊!这怎么能是瞎折腾呢?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

“对呀,我们证件齐全,得到各个部门的支持,怎么是瞎折腾?我们的钱白花了?”

“告诉你吧,老爷子,我们开发鸡冠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任何力量也不能改变。”

“喂?老爷子,你是山下朝阳村的吧?回去告诉村里,弄不好整个村子都征用了……”


河北晨阳涂料有限公司 http://api.chenyang.com/chenyang/About/
相关报道
土葬
曾经有一个那样的女人
说说大天小娣那点事
蓝妖湖
不要偷吃死人的东西
智慧帽
哈佛商学院流行励志小故事(二)
有个傻瓜曾经给过我最好的爱
一句话的鼓励
恐怖的戏院
 
 
 热门新闻
· 说说大天小娣那点事
· 不要偷吃死人的东西
· 一句话的鼓励
· 恐怖的戏院
· 没看清楚
· 宿舍的小偷
· 老师的四句忠告
· 勤快狗和懒惰猫
· 薛宝琴在《红楼梦》中的地位 薛宝琴诗作赏析
· 重感情的乌鸦
 推荐
· 小猪屠狼记
· 曾经有一个那样的女人
· 恐怖的觊觎心
· 世上并没有无心插柳的成功
· 杀母
· 大雾过后
· 外贼与内贼
· 摧枯拉朽的东野炮纵
· 我眼中的春天
· 还魂
悦享J网